主页 > 走在星空 >巴菲特谈投资:波克夏成功没什幺了不起 只是搭上美国经济增长的

巴菲特谈投资:波克夏成功没什幺了不起 只是搭上美国经济增长的

股神巴菲特在週六 (23 日) 的年度致股东信上除了公布前 15 大持股及交代业绩以外,亦回顾了过去 77 年来的投资史,巴菲特表示,其实他与波克夏海瑟威并没有什幺高明的投资撇步,他与好友芒格 (Charles Munger) 及波克夏只是搭上了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列车,才能有今日成绩。

巴菲特回忆,自他 11 岁起至今年的 3 月 11 日,是从他第一次投资美股的第 77 个年头,巴菲特认为,他与波克夏的成功应该被视为是美国经济顺风顺水之下的产物,如果有任何美国企业或个人吹嘘说是自己达成傲人的投资绩效,那幺这绝对是一种傲慢。

再谈到最近美股波动加剧这档事,巴菲特表示,如果投资人在 1942 年对美股投入 100 万美元,那幺在 77 年后的今天,价值将大幅增长至 52 亿美元,巴菲特指出,如果投资人因为金融海啸发生之后,为了寻求避险而放弃股市、买进黄金,那幺获利估计缩水 99%。

以下译自巴菲特 2018 年年度致股东信:

至 2019 年 3 月 11 日,是我自 1942 年第一次投资美股的第 77 个年头,那一年我 11 岁,我投资了我从 6 岁开始存下来的 114.75 美元,我买了 3 股美股城市服务公司 (Cities Service) 的优先股,我成了一个资本家,那种感觉很好。

现在,让我们回到我购买股票之前的两个 77 年,让我们从 1788 年开始,也就是乔治华盛顿就任美国首任总统的前一年,当时又有谁能够想像这一个新国家,能够在往后三个 77 年的时间里,取得什幺样的成就呢?

在 1942 年之前的两个 77 年,美国从 400 万人口约佔世界人口的 0.5%,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在 1942 年春天,这个新国家遇到了巨大危机,美国和盟友们在我们三个月前才捲入的一场战争中遭受了巨大损失 (编按:巴菲特指的是 1941 年 12 月 8 日珍珠港事件),坏消息我们是每天都听到。

虽然我们每天都听到令人震慑的头条新闻,但事实上几乎所有美国人在当时都相信我们会赢得战争胜利,甚至美国人的乐观并不只限于这一场战役,除了先天的悲观主义者以外,几乎所有美国人都相信,他们的孩子未来生活会比他们要好得多。

当然,美国人民也明白,前方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从来都不是,在我们国家的历史初期,我们经历了一场严峻的内战考验,导致 4% 的美国男性死亡,这令当时的美国总统林肯先生思考:「一个孕育自由和奉行理想的国家是否能够长久存在下去?」20 世纪 30 年代,美国进入了大萧条时期,一个前所未见、严重失业的经济萧条期。

而在 1942 年,当我购买股票的时候,这个国家正期待战后的增长,这一信念被证明是有充分根据的,事实上至目前为止,这个国家的成就可以说是令人叹为观止。

让我用数字来证明我的论点:

如果我把 11 岁时的 114.75 美元投资在一档零成本的 S&P 500 指数基金,并且所有股利都进行了再投资,那幺至 2019 年 1 月 31 日,股价的税前价值将高达 606811 美元 (这是这封股东信公开之前的最新数据),也就是 5288 倍;同时免税机构如养老基金或大学捐赠基金等,当时若投资 100 万美元,至今则将增加至约 53 亿美元。

让我再加上一项,我相信会令大家目瞪口呆的计算方式:

这些免税机构每年向投资经理及顾问等公司支付 1% 的资产,那幺估计免税机构最终收益将大减 50%,只能增至 26.5 亿美元,这就是在过去的 77 年里,虽然 S&P 500 指数实现了 11.8% 的年均报酬率,但你减少 1 个百分点获利支付给投资顾问公司,以 10.8% 年均报酬率重新计算后,你就会得到获利腰斩的结果。

那些认为政府预算赤字会带来危险的人们 (就像我多年来经常做的那样) 可能会注意到,在我人生过去的 77 年里,美国公债增长了大约 400 倍,这是 40000%,假设你已预见到这种增长,并对美国赤字失控和货币贬值的前景感到恐慌,你为了保护自己,你可能会避开股票,转而将 1942 年的 114.75 美元购买当时价值 3.25 盎司的黄金。

而买入黄金的举动会带来什幺结果呢?你现在的资产价值仅约为 4200 美元,完全不到一个简单的非管理投资机构所实现收益的 1%,这种神奇的金属是无法与美国人的勇气相比的。

我们国家难以置信的繁荣,是以两党合作的方式实现的,自 1942 年以来,我们历经了 7 位共和党总统和 7 位民主党总统,在他们任期内,这个国家经历了不同时期的困境,包括如病毒般增长的通货膨胀、高达 21% 的最优惠利率、几场有争议且代价极高的战争、有总统辞职、房市崩溃、金融海啸后的社会瘫痪等一系列问题,但这些可怕的头条新闻,现在都已成为历史。

圣保罗大教堂的建筑师 Christopher Wren 葬在伦敦的教堂里,他的墓旁写着:「如果你想寻找我的纪念碑,看看你的周围。」那些对美国经济剧本抱持怀疑论点的人,应该好好思考一下他到底在讲什幺。

巴菲特谈投资:波克夏成功没什幺了不起 只是搭上美国经济增长的

1788 年,让我们回到故事的起点,当时我们除了有一小群志向远大的人,以及推出一个希望将他们的梦想变成现实,但尚在萌芽的政治治理草案之外,其实真的没有什幺特别的,但今天,联準会估计美国人的家庭财富为 108 兆美元,你知道,这个数字规模是高到令人无法想像。

还记得在这封信的前半部分时候,我描述「保留盈余」是波克夏海瑟威成长的重要关键吗?美国也是如此,在美国的会计制度中,这个会计项目以白话来说就是储蓄,而如果我们的祖先消耗掉当时他们生产后所赚得的一切,那幺就不会有钱投资、进而提高生产力和生活水平。

芒格和我很高兴地承认,波克夏海瑟威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只是依赖着这台「美国经济顺风列车」,我认为波克夏只是「美国经济顺风」的时代产物。

世界上还有许多其他国家有着光明的前途,关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感到高兴,因为如果所有国家都繁荣起来,美国将会更加繁荣和安全,在波克夏内部,我们希望在海外进行大笔投资。

展望未来,我仍然相信在下一个 77 年里,波克夏所取得的成就几乎肯定也将是「美国经济顺风」的产物,我们很幸运,真的非常幸运,有这样的力量在我们的身后,给予我们支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