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走在星空 >新地主限期两周搬迁 居民质疑屋地被霸占

新地主限期两周搬迁 居民质疑屋地被霸占

新地主限期两周搬迁 居民质疑屋地被霸占

继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及马口巴都巴卡新村爆发住户遭迫迁问题后,拉杭的甘榜阿卜10余家住户居民陷困境;最近接获新地主寄发限期14天搬迁的通知信。

一些居民感到困惑的是,在该土段居住了80年,一夜间竟然变成非法的“霸占者”。

据悉,居民接获来函说明,他们的房屋僭建在道路保留地;也有一些居民却接获律师信说明,他们的土地已转让在他人名下。

“让路”建中环公路

据知,甘榜阿卜有分为3个部分,其中一个部分在几年前,因为要“让路”进行中环公路兴建工程而被迫搬迁,因此政府兴建城市屋,以优惠的价钱或是租买方式出售城市屋予居民,最终有86名居民参与这项计划。

另一部分是巫裔居民为多,而如今受影响的部分则以华裔居民为主。

由于不知道为何几年前征地兴建道路没有受到影响的住户,而如今却在新年前遭到逼迁,而且有关方面并没有说出征地的用途,只是表示有关的屋子兴建在道路保留地上。

部分居民是在上周接获土地局来函表示有关的道路是兴建在道路保留地上,可是一些居民则从登门交上搬迁通知信的律师楼代表口中获知,所居住的地段是在他人名下,因此促搬迁。

“地是你的屋子是我的” 居民拒签收任何文件

一些居民更是在律师楼代表登门时向对方喊话说:“地是你的,屋子是我的啊!”,并且拒绝签收任何的文件。

一直来,该区的居民是持有临时地契(TOL),不过在1992年之后,土地局已拒绝收取地税,所以居民每年只是缴交门牌税;尽管居民有申请永久地契,可是却不获批准。

由于面对新年前逼迁,而且居住在“大半世人”土地“无端端”有了新地主,因此向马华亚沙区团团长邓金强及亚沙区团顾问李麒昌求助,而他们也于昨晚前往甘榜阿卜,并登记受影响的居民,同时协助成立三人小组,以便负责跟进事情的进展。

李麒昌促居民勿担忧 要求土地局办对话会

李麒昌也于昨日联络土地局局长,而他也答应会协助处理,并促请居民不必过于担忧,让他们安心过年。

他说,他也要求土地局在新年后,与居民举行对话会,以让居民了解及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昨晚成立三人小组,他们是潘生华、吴亚春及万观容。昨晚总共有7户进行登记,不过相信受影响的居民会超过10户。

邓金强说,居民是于1月21日收到土地局于1月12日发出的搬迁通知信,指居民所居住的屋子是位于道路保留地上,所以根据法令,必须于14天内把地段腾空出来,否则即触犯国家土地法典425条文,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罚款不超过1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1年或两者兼施。

他说,一名居民手上的资料显示,他们是持有临时地契,不过在1992年后,不被允许缴交地税。

他也说,居民已在这里居住超过70年,而居住的地段并非道路保留地,所以可能是土地局重新规划后才设定的。

他说,居民也要了解被逼迁“让路”

是进行建路计划,或者是其他建设,因为有关方面并没有清楚说明,可是居民是有权利知道。

他建议居民搬迁到附近阿卜再也花园的城市屋,所以一旦有空缺,就必须优先考虑到居民。

多次求助没进展———居民●吴亚春

我8岁就居住在这里,自80年代开始,土地局就已经开始拒绝让我们缴交地税。

去年有一名巫裔登门表示是到来交上搬迁的律师信,并表示土地是他们的,所以当时我很生气说:“土地是你的,可是屋子是我的”,所以拒绝签收信件。

针对上述事件,曾多次向马华寻求协助,可是至今不见有任何的进展。

我并没有收到土地局寄来的搬迁信件,可是邻居有收到。

申请城市屋不批———居民●万观容

我自小在这间屋子长大,可是至今才听闻说地段是在友族名下,非常不合理。

之前在甘榜阿卜被征地时,我也有申请城市屋,可是却不获批准,而如今一旦被逼迁,也不知何去何从。

由于并不知道日后的“命运”,所以屋子出现漏水及毁坏,也不敢去维修或装修。

六度强拆屋子———居民●潘生华

父亲居住在这里70年,可是我们目前所居住的地段却被告知不在我们家人名下,反而是友族名下。

尽管之前曾有“地主”到来六次,强硬要拆除屋子,不过我誓死捍卫家园,并且闹上警局,才成功保住一家八口的栖身之所。

可是在两个星期前,却接获土地局来函表示,屋子兴建在道路保留地上,所以要我们搬迁,因此寻求马华的协助。

我们住了50多年,不应该被逼迁,有关方面已经尽快的寻求解决方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