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手机项目 >【艺术无疆界四之二】汇集华巫印成立优悦舞集现代舞融合各族舞蹈

【艺术无疆界四之二】汇集华巫印成立优悦舞集现代舞融合各族舞蹈

【艺术无疆界四之二】汇集华巫印成立优悦舞集现代舞融合各族舞蹈马来舞者跳马来舞,华裔跳华族舞,印度同胞跳印度舞,如此的舞蹈表演对于本地观众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一幕。我国三大族群都懂得跳自身族群的舞蹈,那并不稀奇,但一群创意十足且肢体语言丰富的本地舞蹈家却不想让自己局限于只跳自身族群舞蹈的框框里,同时希望能把友族的舞蹈风格融入其中,再创造出新颖且多元的舞蹈风格。成立于2015年4月的“优悦舞集”(Euphoria Penang)舞蹈团是槟城一个融合多元种族舞者的舞蹈团。发起人是本地着名舞蹈家艾达丽莎(Aida Redza)。2014年,汇华集团执行董事许芝敏邀请她在槟城成立一个能代表槟城的舞蹈团。“因有感多年来,我国三大种族舞者都是各自在自身族群的舞蹈团里表演,彼此的舞蹈很少有机会互相交融,于是,我决定接受许芝敏的邀请,成立一个具有槟城特色的多元种族舞蹈团,希望能融合三大种族舞蹈特色于舞蹈中,创造出一支支风格多元的现代舞。”2014年5月,她先是召集各种族的舞蹈爱好者接受舞蹈训练,尝试将各族舞者聚集一起练习跳舞。各族舞者一起上课交流“我国三大族群的舞者多年来因语言和文化差异而彼此存有界限,例如马来舞者在祈祷时间无法与华裔和印裔舞者一起练习跳舞,彼此因文化习俗的差异而没有聚在一起练舞。因此,当我刚开始召集三大种族的舞者一起练习跳舞时经常面对许多困难。”虽然如此,她并未因此而放弃成立一个多元种族舞蹈团的决心,翌年4月,她更正式成立“优悦舞集”舞蹈团。为了破除三大种族舞者认为只能跳自身族群舞蹈的刻板思维,她聘请了各族舞蹈老师前来指导舞蹈团的成员学习各种族的舞蹈技巧。“当马来舞蹈老师前来指导时,除了华裔和印裔舞蹈团成员们得学习马来舞蹈技巧,马来舞蹈员同样也得一起上课,而当华裔和印裔舞蹈老师教学时,三族舞蹈员也同样得一起上课。我希望通过聚集各族舞者一起学舞和练舞的训练方式,能让各族舞者有机会互相交流各族的舞蹈技巧,并了解友族同胞的舞蹈风格,共同创造一支新颖且融合多元种族舞蹈风格的马来西亚舞蹈。”目前为止,该舞蹈团的成员包括介于16岁至28岁之间的各族舞蹈爱好者,他们包括学生、全职舞者和业余舞者。除了华巫印裔三大种族的舞者,也有泰华混血儿参与该舞蹈团,呈现我国舞蹈界多元文化的面貌。盼吸引我国舞者回流艾达丽莎除了希望可以通过聚集各族舞者一起跳舞来打破种族藩篱,她也希望能藉由成立该舞蹈团来吸引更多槟城的舞蹈家回流为槟城舞蹈界贡献。艾达丽莎虽然在雪兰莪州出生,但她在槟城居住已有10年之久,对槟城有深厚的情意结,这也使得她对许多出色的槟城舞蹈家外流到国外的情况感慨不已。“槟城有许多很出色的专业舞蹈家都外流到新加坡、韩国、香港和台湾等地,之前他们都因在槟城缺乏发展机会而选择到国外发展。为了鼓励那些外流到国外的槟城舞蹈家回流槟城,我邀请了他们回来槟城给予本舞蹈团的舞者们专业舞蹈训练,其中包括到国外发展多年的槟城舞蹈家刘勇贤也是本舞蹈团的舞蹈老师之一。”她也很欣慰听闻一名目前已去香港学习舞蹈的槟城舞者,打算在完成舞蹈课程后回流槟城当舞蹈导师,以培育更多有潜能的本地舞蹈员的消息。“优悦舞集舞蹈团于去年4月成立迄今,已多次受邀在槟州政府举办的官方活动中呈献舞蹈表演,包括在农曆新年新春活动、元宵节、中秋节、开斋节,以及槟岛市政局举办的城市日‘城市步行’活动等。”姐妹齐加入「优悦舞集」现年21岁的学院生谢碹彦和就读中学的17岁妹妹谢碹梅都是“优悦舞集”舞蹈团的成员,姐妹俩自小就在父母的培养下学习芭蕾舞,谢碹彦从9岁起开始跳芭蕾舞,而谢碹梅则是从6岁起开始学此舞蹈。两年前,谢碹彦从面子书获知“优悦舞集”舞蹈团招收舞者的讯息而大感兴趣,于是,她也邀请妹妹谢碹梅和她一起加入该舞蹈团。谢碹彦加入该舞蹈团后就决定专注于在该舞团习舞和表演,不再跳芭蕾。而妹妹谢碹梅依旧学习芭蕾舞,同时也是该舞蹈团的舞者。谢碹彦认为,芭蕾舞的学习方式比较生硬,而在该舞蹈团学习各族舞蹈的方式比较生动轻鬆,并且可以认识各族舞者,结交多元种族的朋友。此外,谢碹梅说,自从她们姐妹俩加入该舞蹈团后,便有更多机会与友族同胞一起练习友族的传统舞蹈技巧。“学习印度舞的挑战性尤其很高,因为印度舞的每一个手势都有不同的意思,学习过程并不容易。除了在该舞蹈团学过马来舞和印度舞,我也曾学过泰国传统舞蹈。通过学习友族同胞的舞蹈,让我得以了解友族同胞的文化。”马来舞者乐学三族舞蹈现年22岁的巫裔舞者阿菲(Afif)从马来西亚国家艺术学院毕业后就加入槟州传统舞蹈团体当全职舞蹈员,他同时也是“优悦舞集”舞蹈团的业余舞者。“当我还在学院就读期间,就已经有学习各族的舞蹈技巧,后来加入槟州传统舞蹈团体后,由于该团体主要是以表演马来传统舞为主,因此很少有机会跳友族同胞的舞蹈。”不久前,当他获知“优悦舞集”舞蹈团所举办的舞蹈工作坊有开放给其他舞蹈团体的舞者参与后,他就前来参加,进而有机会与华裔和印裔舞者一起练习华族和印度舞蹈。由于他在学院修习期间已学过友族舞蹈的技巧,因此,如今再练习华族和印度舞蹈时并不觉得特别困难。以舞蹈反映暹罗村遭迫迁现年16岁的中四学生查姆拉(Charmrath)也是“优悦舞集”舞蹈团的成员之一,他是一名泰华混血儿,与家人居住在已超过百年悠久历史的槟城暹罗村多年。“我的父亲是在槟城出生的泰裔,母亲则是本地华人。我们一家六代已在槟城暹罗村生活超过百年。我那年届90高龄的祖父擅长泰国传统舞蹈‘玛诺拉’(Manora),由于暹罗村居民因发展因素而面对逼迁的困境,于是,去年艾达丽莎前来暹罗村请教我的祖父跳泰国传统舞蹈‘玛诺拉’的技巧,然后率领一群舞者于去年12月前来暹罗村表演泰国传统舞蹈,藉此反映村民面对的问题。当时,我的父亲、叔叔和姑姑们都用泰国传统乐器为该舞蹈表演伴奏。”在艾达丽莎与一群舞者完成暹罗村的表演后,对舞蹈甚有兴趣的查姆拉遂加入了“优悦舞集”舞蹈团,与华巫印裔舞者一起学习各族舞蹈。“我加入这舞蹈团后,学过马来舞、华族戏曲表演和印度舞等,其中,印度舞是我觉得难度最高的舞蹈。我学习巫华印族群的舞蹈后,得以更了解巫华印各族的文化。”/刘楚珊 2016.08.31‧2016.08.30

相关推荐